一、森田疗法简介森田疗法是1920年前后由日本的森田正马教授创立的[1],是一种具有浓厚东方传统文化色彩的独特的心理疗法(森田教授曾经称之为神经质的特殊疗法)。森田疗法的本质是对患者人生的再教育。森田疗理体系的初来源并不是出自某种理论的延伸或实验室的结论,而是来自森田先生自身的神经症体验和他多年的临床实践经验的总结[1]。他经过长时间对神经质症者的临床观察,把握神经质症状的实际表现,密切注意患者病程经过和转归,并把这些观察与自己的体验相对照,在阅读日本国内外大量文献的基础上,他总结了当时各种主要疗法如:安静疗法、作业疗法、说理疗法、生活疗法等的经验,进行取舍选择、断改而逐步提出了自己独特的心理疗法――后人称之为森田疗法[1]。因此,森田疗法是一种综合疗法,是很讲究实用性的。森田疗法的初适应症只是神经质症(森田称之为神经质,后来其弟子高良武久为了使该症与性格中的神经质相区别,故改称为神经质症),其对神经质症的价值已被充分证明和广泛确认,其在范围内都得到了广泛的好评,是特别适合我们东方人的一种心理疗法。经过其几代继承者(据本文作者查阅文献[1][2],高良武久、大原健士郎、田代信维、中村敬等可以说是其中的代表人物)的努力发扬,使森田疗的理体系不断得到改进和充实,除了适合神经质症以外,还适合于有自省能力的许多心理问题或精神类疾病,如神经质症以外的神经症、抑郁症、精神症、酒依赖、临终的患者等等的或者联合[1],并且也取得了良好的。此外,森田疗的理体系体现出积极的人生哲学,同时也阐述了许多心理现象,包含着许多心理学知识,可以提高人们的心理健康水平,因此,对正常人也有很好的指导作用,可以作为正常人的生活哲学,指导人们过上更好的、有建设的。二、神经质症的本质——“被束缚”状态神经质症既非器质的疾,也不是精神病,只是在对人性(即正常的心身现象、精神机理等)的错误认识的基础上由某种精神性的机制引起并被之束缚的一种现象[2]。神经质症的各种症状原先是从某种感觉或事实引起的疑病性预期恐怖和担忧,在此不安情感的基础上,再加上各种错误思想才发展起来的。情感是它的基础,错误思想认知是其再生性因素。患者并没有任何器质变,只不过是患者的注意固着于其所谓的“异常感觉”从而“被束缚”了而已。日本东京慈惠医科大学森田正马教授首先观察到神经质症存在“被束缚”的精神病理状态,认为患者“被束缚”心理机制的基本内容是思想矛盾和精神交互作用[3],患者的“被束缚”过程就是其神经质症发和展的过程,也体现出了神经质症发和展的机制,并且提出对神经质症的着眼点是修正患者错误的认知和做法,阻断其精神交互作用,消除思想矛盾,打破其“被束缚”状态,从而对患者的疑病素质进行陶冶和锻炼,终治愈。[4]高良武久教授描述了神经质症“被束缚”状态的如下特征:①患者有强烈的想要消除症状的;②对自己的状态持反省、批评的心态;③症状发生机制清楚;④疑病性素质是由精神交互作用、自我暗示、精神拮抗、思想矛盾发展并固定下来的;⑤症状带有主观虚构性,从症状可以看出“防卫单纯化”的机制。神经质症“被束缚”状态有如下表现:①患者对症状或烦恼极力排斥,有想消除症状的强烈;②有认知的偏差甚至是扭曲、错误;③高度关注症状,精神交互作用明显并使症状加重;④终日为症状而痛苦,并且听不进去别人的劝说;⑤身体和社会机能减退;⑥极易纠结,对既渴望又抵抗。李江波等通过对强迫症的“被束缚”状态的精神病理研究,结果显示强迫症的“被束缚”状态是一种精神病理状态,其内容为精神交互作用、注意固着、思想矛盾、症状受容性低、身·社会机能低下、完善欲增强。“被束缚”状态的严重程度与强迫症的精神症状(如焦虑)呈正相关:改善“被束缚”状态,可以减轻强迫症的焦虑等症状;“被束缚”状态的加重可以加重强迫症的焦虑等症状。结果提示打破神经质症的“被束缚”机制是森田疗法神经质症的重要机制。[3]三、森田疗法的疗愈过程[2]1、共感期。在共感期,患者的主要任务是通过学习践行森田理论,知道神经质症的苦恼并非只有自己才有,很多人都有同样的烦恼;深入了解神经质症的本质,抓住问题的根本,掌握解决问题的方向。这样一来,尽管患者还一时无法摆脱“被束缚”状态,但也能得到安心感,认同森田理论,获得共感,树立了摆脱“被束缚”状态的信心。2、被动顺应自然期。通过学习,患者一开始很认同森田疗法的原理精髓——“顺应自然,为所当为”理念,使患者能够自然地、坦然地、原样地接纳焦虑、恐怖等症状,在忍受痛苦的同时,去做该做的事。由此可见,此时患者已经能够在某种程度上部分摆脱了之前顽固的“被束缚”状态。但在实践过程中,会觉得上述的要点“理解容易,但做起来难”。虽说患者自己在理性上已经认识到应该按照“顺应自然,为所当为”的要求去接受焦虑等症状,同时积极地做该做的事,然而在实践的过程中却仍然时常想逃避,并且时常会屈从于症状,在行动上逃避。即使有时按照上述要点成功行动了,但也会觉得累得不行。这时便会对森田理论及其效果产生怀疑,从而会出现了“想这么做,但却很难办到”这样的情况。但是,在这时,即使是半信半疑也好,除了按森田理论的指导坚持去做以外,就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了。这是实践的步,是一个非常痛苦的阶段,也是个不得不过的关口。如果患者在实际中、在行动上做不到坚持行动,而是采取逃避的态度,那就会导致前功尽废,一下子打回原形,甚至可能会比之前的状况更为糟糕。那样一来就无法摆脱神经质症的“被束缚”状态,从而使自己更加痛苦。3、能动顺应自然期。到了这一阶段,患者集中在症状、烦恼方面的注意力会一点一点的减少,能够朝向“为所当为”的方向采取正确的行动。此时,患者的生活态度已经由原先的情绪本位转变为目的本位、行动本位了。伴随着这个变化,患者在痛苦之余也能看到达到的目的,以及行动后的成果。由此可见,此时患者已经能够在更大的程度上摆脱了“被束缚”状态。尽管患者在实践过程中可能会因为多次受挫而感受到痛苦,然而却在受挫时不象以前那么焦躁、灰心,并能够坚持不懈地行动,从而终走出神经质症的泥潭。在摆脱神经质症“被束缚”状态的过程中,大多数患者会出现“进步两步”的状况,即共感期→被动顺应自然期→能动顺应自然期呈一种螺旋式不断向前进。在反复期患者会感到“被束缚”状态好像不时加重,但坚持按照森田理论的指导度过反复期后,会感到“被束缚”状态进一步减轻,使康复的自信心不断得到加强,这是很正常现象的。总体来说,通过坚持学习践行森田疗法,患者虽然会体验到症状不时反复,但总的来说还是进步了。这一康复现象说明,在摆脱神经质症“被束缚”状态的过程中,即使症状出现反复也不必惊慌失措,患者只要能够冷静地在要点上进行观察、思考,自然也就不会再把注意力放在症状上、而是放在更好地“为所当为、为所能为”上了。四、预后状态探讨一些学者认为,在森田理论中,所谓的治愈并非是指症状(焦虑、恐怖、异样感、完善欲等)的消失,而是指通过患者自身的体验,彻底转变了之前关于症状的错误认知、心态和做法,在日常生活中能够做到与症状共存,能够明确自己的努力目标并积极付诸行动,真正做到了“顺应自然、为所当为、为所能为”[2]。也就是说,森田理论所说的痊愈是指患者完全摆脱“被束缚”状态。由此可见,这种治愈观认为,患者是否治愈并非是由症状消失的程度来衡量的。这可以说是森田理论主流的治愈观。这种治愈观与森田疗法中“不注重改变情绪,而仅重视行动”这样的理念是一致的。结合日常的咨询实践并查阅文献[1],本文作者认为,神经质症患者运用森田疗法干预后,其预后状态大体上可以分为以下三种:①完全痊愈:无论是从患者的主观感受上,还是者从客观上观察,症状都完全消失了。患者在面对之前引发症状的时不会再出现之前明显的情绪反应,患者的心身状态无异样感,社会适应良好。患者在痊愈状态下,那肯定是已经完全摆脱之前的“被束缚”状态了。②好转:患者已经摆脱或者基本摆脱“被束缚”状态,但在主观上还是会感受到有症状的残留,在面对时还会出现较为明显的情绪反应,并且多少会受其影响;在客观上对社会的不适应多少还存在。但患者已经转变了之前关于症状的错误认知、心态和做法,在日常生活中能够做到与症状共存,做到“顺应自然、为所当为、为所能为”。③基本无效或效果不明显:患者还是处于明显的“被束缚”状态,症状明显,并且患者经常受症状控制,在行动上继续采取逃避的做法,深陷症状泥潭之中。患者社会功能受到明显影响,表现出明显的非社会性。只能说,运用森田疗法干预后,神经质症患者的预后状态在大体上勉强可以分为上述三种类型。其实,这只是一种人为的勉强分类罢了。实际上,在现实中如果经过足够长的时间并且统计足够多的患者,其实各个患者的预后状态在完全痊愈与无效这两个极端状态之间所连成的直线上应该是呈连续性分布的。本文作者认为,这才是现实中的真实情况。不过,在现实中,作者认为,这种真实情况却是很难得到科学验证的。如果对此进行科学实验验证,工作量之大是可想而知的。总之,运用森田疗法干预后,神经质症患者的预后是可以用痊愈、好转或无效来大体判定的。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日本的大原浩一和大原健士郎在他们写的《森田疗法与新森田疗法》一书中,就专门用一章的篇幅介绍了森田法的果及其预后的情况,指出关于森田法的果可用各种心理检查、电生理检查、生物化学检查等方法来验证,并且森田疗法良好的效果已经被持续证明。该书作者在书中统计了森田正马运用森田疗法147例强迫观念、125例神经衰弱、29例焦虑性神经症,竹山运用森田疗法286例强迫观念、210例神经衰弱、45例焦虑性神经症,两人报告的结果无大差别,大约痊愈率为55%、好转率为35%,总有效率为90%。此外,还统计了高良武久、宇佐玄雄、铃木知准等10多人各自运用森田疗法共2151例神经质症患者的效果,各位者报告的可以说都是高的,最低的总有效率也高达76%(主要者是野村章恒,报告者是松永升)。而根据当时其它多方面研究得出的结论是:经调查,无论用什么方法,神经症预后为30左右,与其自然的缓解率无大的差别。由此可见,森田疗法与其他精神疗法相比,效果是显著高的。[1]参考文献:[1](日)大原浩一,大原健士郎著;崔玉华,方明昭译.森田疗法与新森田疗法.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5.3:前言,2,115-118[2](日)中村敬,施旺红主编.抑郁症的森田疗法.西安:第四军医大学出版社,2015.1:159,178-181[3]李江波,何思忠等:强迫症“被束缚”状态的精神病理研究.中国第九届森田疗法学术大会论文集,2012:114-117[4](日)森田正马著;藏修智译.神经质的实质与--精神生活的康复.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2.5:66